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柳江大毒枭将三任公安局长拖下水

[时间:2019-10-17 10:57:06 稿源:广西法治日报 ]

10月15日,自治区公安厅、自治区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的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案“6·3”专案,在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庭审持续4天。

该案是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柳州市首例被告人被指控涉黑涉毒的刑事大要案,案情重大复杂,社会影响重大。当天,柳州中院大法庭内座无虚席,张加爱、覃春团、韦祖磊、罗红海、张忠、韦海露、张加芬、覃天铺、黄如锐、梁献竹、罗五贵11名被告人戴着脚镣出庭受审。11名被告人被公诉机关指控涉嫌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贩卖、制造毒品罪,强迫交易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洗钱罪,伪造公司印章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敲诈勒索罪多项罪名。

本案由柳州中院院长文秋德担任审判长,柳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李桂华及其他5名公诉人出庭支持公诉,公诉机关的相关卷宗有近2米高。

向三任公安局长行贿132万余元

柳州市柳江区这起重大涉黑案件的头目在当地横行了12年——公诉机关依法审查查明:有盗窃前科的张加爱自2007年开始涉足毒品违法犯罪活动。2010年,张加爱与同为柳江籍的覃春团相识后开始合作,纠集张忠等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

以张加爱、覃春团为首的涉黑团伙招募社会闲散人员,入股和开办房地产开发公司、贸易公司、石材公司、劳务服务公司、混凝土公司、酒吧等多家经济实体,寻衅滋事、强迫交易,扩大声势,逐步建立起以张加爱、覃春团为组织者、领导者,韦祖磊、罗红海、张忠、韦海露、张加芬为骨干成员,黄如锐、覃天铺、梁献竹、罗五贵等人为一般参与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组织具有一定规模,骨干成员固定,结构稳定,有明确的层级和责任分工。组织成员中张姓成员均来自柳江鲁比村张氏家族,其他成员多为柳江籍人员。组织在发展过程中,纠集、豢养有前科、劣迹等闲散人员以增强其实力,通过威胁、恐吓、强占等手段强势介入经济领域,垄断经营,非法获取在石场经营、土方工程、沥青路面铺设等方面经济利益,并依靠行贿公职人员,使组织成员获得非法保护。

自2010年起,张加爱、覃春团在黑社会组织发展过程中,为进一步谋求经济利益,树立组织威望,向国家公职人员行贿,寻求非法保护,依托“保护伞”发展组织势力,打击排除竞争对手,为组织增加政治资本:张加爱、覃春团亲自或安排属下,向柳州市公安局原调研员、刑事侦查支队原政委赵品初(曾任柳江公安局局长),柳州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交通警察支队原支队长谢其托(曾任柳江公安局局长),柳州市公安局人口管理支队原支队长韦海(曾任柳江公安局局长)等公职人员行贿共计折合132.446万元及其他财物。

组织骨干成员韦祖磊、罗红海因寻衅滋事被行政拘留期间,覃春团甚至非法进入羁押场所,探望安抚韦祖磊、罗红海。

涉毒资产“柳江红楼”被依法查封

该组织通过一系列违法犯罪活动攫取非法经济利益,壮大组织实力,并以此回报、控制组织成员,拉拢、腐蚀公职人员。该组织违法犯罪手段具有明显的暴力、胁迫及软暴力等特征,例如要求酒吧股东安排其指定的人做看场“保安”收取保护费,遭拒后纠集人员闹事干扰酒吧正常经营,以迫使对方就范。

张加爱、覃春团入股的房开公司参与一块土地的招标拍卖。得知董某代表另一家房开公司报名参加后,覃春团与张加爱等将董某约至一家餐馆“吃饭”,用言语恐吓迫使对方“同意”退出竞标,最终张、覃入股的房开公司以底价中标。

该组织先后实施数十起违法犯罪,在柳州通过借故生非,故意制造事端,连续多次实施强迫交易、寻衅滋事、故意伤害、妨害公务、非法占用农用地、行贿等犯罪活动,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经济稳定。

80后男子麦某峰在饭局与张加爱认识,后来麦某峰便对外宣称自己是张加爱“表弟”。为了获得柳州一家酒吧的股份,麦某峰通过张加爱给酒吧经营者施压;他还召集“小弟”在酒吧闹事打架,扰乱酒吧经营秩序。9月6日,麦某峰等5名涉案男子被指控涉恶势力犯罪,在城中区人民法院出庭受审。

6月18日,自治区禁毒严打整治暨2019年全民禁毒宣传月系列活动柳江分会场活动,在张加爱的豪华别墅旁举办。人称“柳江红楼”的别墅,占地约两三亩,高4层,装修富丽堂皇,门口摆有麒麟石兽,院子里有亭台楼阁、游泳池,装修豪华的别墅与周边普通民房形成鲜明对比。别墅被查封后,昔日人来人往的喧嚣归于沉寂。别墅外面,白底黑字写着“涉毒资产,依法查封”字样,十分醒目。

毒枭制贩毒获利千万买枪防身

据了解,张加爱为了方便公司运作,从2013年开始,先后非法私刻某银行、一家建筑公司、鲁比村委会的印章共7枚。

2010年6月7日,张加爱、胡忠(另案处理)、覃玉丁(另案处理)、莫文毅(另案处理)到达云南,与卖家王根华(另案处理)见面商量购买海洛因事宜。10日,张加爱、胡忠转12万元和18万元毒资到王根华的银行账户。王根华随即将约1400克海洛因交给莫文毅带回交予张加爱销售。

2015年前后,张加爱得知韦献能(另案处理)可以提供制毒原料羟亚胺。此后张加爱向韦献能大量购买羟亚胺,交由张加壮(另案处理)制成毒品氯胺酮后贩卖牟利。张加壮与张加俊购买制毒配剂、工具,由张加俊、张海坚将上述原料、配剂、工具全部转移至鲁比村,由张加壮制成毒品氯胺酮60千克后贩卖,所得赃款交由张加爱分配处理。

至2018年10月张加爱被抓获前,其通过制贩毒非法获利共计1300余万元,张加爱将上述资金用于公司经营、购买房产、车辆等。

2015年前后,张加爱因与他人发生纠纷,让覃建清(另案处理)帮其找一支枪来防身。覃建清找到胡志华(另案处理),胡志华将其非法持有的仿64式手枪(弹夹内有5枚子弹)。由覃建清转交给张加爱。2018年10月4日,公安机关在张加爱的保险柜里查获上述枪弹。

侦查人员在隐蔽作证室里连线作证

柳州市人民检察院认为,张加爱是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对组织的所有犯罪及其个人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张加爱个人还违反国家对毒品的管理规定,贩卖、制造毒品,违反国家枪支管理规定,非法持有枪支,应以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伪造公司、人民团体印章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故意伤害罪,行贿罪,贩卖、制造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覃春团是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应对组织的所有犯罪承担刑事责任。应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迫交易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伪造公司、人民团体印章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故意伤害罪,行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韦祖磊等该组织的骨干成员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强迫他人转让石场等,也应罚当其罪。

庭审中,韦祖磊等5人不认可他们参加了强迫交易及黑社会性质组织,有的甚至表示不认识张加爱。韦祖磊称遭到刑讯逼供。

经模糊处理后,侦查人员在隐蔽作证室里出现。侦查人员在作证保证书上签字,承诺所作之证均为实言,并在现场连线中表示:公安机关对韦祖磊的讯问,有同步录音、录像,不存在刑讯逼供。韦祖磊是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自愿供述,并每份笔录上都做了签字确认。

当天庭审,市中级人民法院邀请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代表等到庭旁听。由于案情复杂,庭审持续4天,案件择日宣判。

(记者 赖隽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