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不一样的烟火

[时间:2019-05-30 15:59:19 稿源:法治安徽网 ]

说到“自律”,不知道我算不算一个!我不是刻意减肥,但是,我吃肉会胃疼,吃鱼会肚子疼,我吃生花生、生核桃、四季豆、豆角、火龙果、猕猴桃、石榴、桃子……都过敏!我怀疑我的前世也是一株西方灵河岸绛珠仙草?

就这样,一不小心还需要减肥,所以,我身高体重一直很匀称。

我早上起床洗漱后,一杯温水,一个苹果一小袋玫瑰花阿胶膏,然后心情美美上路执勤,在护学岗高峰结束再吃早饭!

从来不喝茶叶的我,茶杯一直冲满着黄芪、玫瑰花、红枣枸杞之类。

我不看电视,每个晚上若不翻翻书,不闻到书的墨香味,就感觉这一天虚度了。

我可以和谁都很温热,笑容可掬,但是,我的日记里都是真实的小秘密,爱与被爱都是迷……

话已至此,说说我的初恋吧,短短长长,陪伴至今!那时候刚刚参加工作,我是办公室打字员,偶尔也起草一些文件。就是莫名其妙领导身边又调来个弄基建材料的民警,比我大三四岁左右,中等个子,不胖不瘦,就是脸上痘痘让我记忆犹新,呵呵!一趟一趟,竟是见他往打字室跑,一次材料估计是分几次来找我复印的,都是工作,咱也不好说啥!

没过多久,该工程建设好了,我也调过去工作了,那斯也调走了。实在不记得,为什么后来每次他值班,我都会被邀请过去做客,也就是聊聊天,我一进他办公室,另一位同事赶紧离坐……。天色近晚,他会把我送到楼梯口,然后,在我等车的时候,会看到他办公室后窗开着,有他一直在目送!现在想想,那时候的事故队应该是比现在清闲吧!后来,听说他家人给他介绍女朋友了,是工作身份相当,适合结婚的那一种,关键是他妈妈比较满意!

那时候的我们都很听话,最后一次去他办公室聊天,也就是很简短的告别!一个转身,一个没留……

时光飞逝,近二十年过去,虽然各有家室,但我们一直是最好的朋友,刻入生命中的那一种,说不清的情愫一直陪伴左右!真是错把陈醋当作墨,写尽半生纸上酸啊!

还接着聊我吧。

我大概有些洁癖,脱下来的一双脏袜子都不让过夜,必须洗干净才安心睡去。

朋友圈一直传说我很能喝酒,从来不醉!事实是我喝再多酒,从来不失言亦不失态,但是,我很少出去吃饭,箸觞交错喧闹的环境让我不适从!再者,父母渐老,孩子们亦小,伤不起,更醉不起。如今的我,罢酒言欢亦尽兴。

周末回父母家,进屋先找扫把扫地,然后换床单……待到第二天,再开始一盆水一盆水的擦。父亲的鞋子,我常常是一次性给他刷十双,父亲像个孩子,他起床转一圈回来换一双干净的。

我想干点事,但是,我不强人所难!我会找欣赏我文笔看好我人品的好朋友去说,把我的想法一点点的表达,待到对方能听懂时,我要做的事情仿佛已经有了着落。但是,若不如愿,我会说:“没事,各有各的难处,我能理解,真的没事。”于是乎,对方会想尽办法把我要干的事情促成。

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今天的日积月累,早晚会成为别人的望尘莫及。

张钟芳

【作者简介】张钟方,女,安徽省淮北市人,大学本科学历。淮北市诗词学会会员、淮北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在淮北市公安局交警二大队工作。酷爱文学,作品多次发表在省市级报刊杂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