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意外”的侵权 难免的责任

[时间:2019-11-14 10:23:15 稿源:法治安徽网 ]

日常生活中,常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人身损害事情。遇到这些侵权事,该怎么办?下面这些案例或许能给您以启示。

黑狗吓倒老汉 主人赔两万

八旬的黄老汉在自家房屋附近与邻居闲聊时,一条大黑狗突然向其狂奔而来,黄老汉见状,慌忙往旁边躲闪,躲闪中跌倒受伤。闻讯赶来的狗的主人陈某将黄老汉送至医院救治,期间共花费医疗费等费用2.46万余元。伤愈后,黄老汉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陈某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等合计近3万元。法院经审理,判决陈某赔偿黄老汉损失2.2万余元。

评析:《侵权责任法》第78条规定:“饲养动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被侵权人故意或重大过失造成的,可以不承担或减轻责任。”第79条规定:“违反管理规定,未对动物采取安全措施造成他人损害的,动物饲养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陈某饲养的狗与黄老汉虽未发生直接撞击,但因狗狂奔,致黄老汉惊吓而跌倒受伤,黄老汉本身无过错,且陈某也无证据证明自己对狗采取了相关的安全措施,因此陈某应承担赔偿责任。

无意“碰”伤他人 虽无过错仍担责

刘阿姨带小孙子在社区活动中心散步时,被同样在“溜腿”的林某一个趔趄“碰”倒在地,致使刘阿姨左臂尺桡骨远端骨折。刘阿姨住院治疗支付医疗费1.4万元。伤愈后,刘阿姨向法院提起人身损害赔偿诉讼,请求判令林某承担医疗费、护理费等全部损失。法院经审理,依据公平责任原则,判决林某给付刘阿姨经济补偿费8000元。

评析:侵权责任法第24条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林某是在自己不小心摔倒之时将刘阿姨撞倒,刘阿姨和林某两人,均无伤害对方的故意,因此刘阿姨要求林某赔偿,就不能适用民事侵权的一般过错原则。依法法院依据公平原则,判令林某补偿了刘阿姨的部分费用。

避险受伤 未接触仍担全责

胡某驾驶客车在一超市门口掉头倒车时,恰遇王大伯在此处准备过马路,眼见客车冲着自己而来,王大伯腿脚一慢跌倒在路沿石上。交警部门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中载明:“经调查,不能确认胡某驾驶的客车在倒车时与行人王某接触。”事发后,王大伯住院治疗产生医疗费、护理费等费用7万余元。在协商赔偿未果的情况下,王大伯将胡某及其所在的客运公司告上法庭。法院经审理,综合事发时多方面因素,判决客运公司承担本次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赔偿王大伯全部损失。

评析:道路交通安全法第47条规定:“机动车行经人行横道时,应当减速行驶;遇行人正在通过人行横道,应当停车让行。机动车行经没有交通信号的道路时,遇行人横过道路,应当避让。”胡某应当知道在行人密集区域倒车可能存在的危险,其行为违反了上述规定。因胡某系客运公司雇员,其驾驶车辆系履行职务行为,应由客运公司承担王大伯的赔偿责任。审理中,法官考虑到了老人的生理因素和身体机能的特殊性,对老人来说,由于其动态视力和行动能力的衰退,对驶来车辆的知觉判断存在延迟和不准确,对各种道路信息的察觉能力偏低,在机动车靠近时产生的恐惧心理会更强烈,因此如果要求其尽到年轻人具有的安全注意义务,显然就有失公平。同时,王大伯在本次交通事故中无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为,故法院作出上述判决。

垂“钓”触电 特殊侵权应赔偿

刘某约几位朋友一起到钓鱼场钓鱼,垂钓过程中,因不小心,鱼杆触到上方的30千伏高压线,刘某当场被电击身亡。事发后,刘妻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钓鱼场承包人钱某、区供电公司赔偿刘某因触电致死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24万余元。法院经审理,判决钱某和供电公司各赔偿刘妻9万元和5.5万元。

评析:侵权责任法第73条规定:“从事高空、高压、地下挖掘活动或者使用高速轨道运输工具造成他人损害的,经营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失的,可以减轻经营者的责任。”供电公司作为高压电线路的产权人,在其不能证明触电是死者故意而为的情形下,是赔偿义务人;而钱某因未履行应尽的安全保障和警示告知义务,对刘某的死亡有过错,而刘某在钓鱼甩杆时未注意避让,其自身应承担一定责任,也相对减轻了供电公司和钱某的赔偿责任。

张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