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双十一”网购:遭遇陷阱怎么办

[时间:2019-11-13 16:40:10 稿源:法治安徽网 ]

“双十一”网购,人们往往认为价格比平日里低,但根据“双十一”以往的情形,有些人恰恰掉入了不良商家设置的陷阱。那么法律对此怎么说呢?

●欺诈与否 非店主说了算

案例: 2018年“双十一”,温玉淑购买了自己事先已经选定的蚕丝被。收货后,温玉淑发现那种蚕丝被在“双十一”之前的销售价格就是3200元/床,而店主在“双十一”期间故意虚构原价4800元/床,再以所谓“跳楼价”3200元/床优惠销售。当温玉淑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五十五条规定的“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索要赔偿时,店主却认为其前后的真实销售价格并未发生变化,因而不构成价格欺诈。

评析: 店主构成价格欺诈。《禁止价格欺诈行为的规定》第七条规定:“经营者收购、销售商品和提供有偿服务,采取下列价格手段之一的,属于价格欺诈行为:(一)虚构原价,虚构降价原因,虚假优惠折价,谎称降价或者将要提价,诱骗他人购买的;(二)收购、销售商品和提供服务前有价格承诺,不履行或者不完全履行的;(三)谎称收购、销售价格高于或者低于其他经营者的收购、销售价格,诱骗消费者或者经营者与其进行交易的;(四)采取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短缺数量等手段,使数量或者质量与价格不符的;(五)对实行市场调节价的商品和服务价格,谎称为政府定价或者政府指导价的;(六)其他价格欺诈手段。”店主虚构原价,再进行所谓的折扣优惠,让价格回到打折前,与之吻合。

●店主逃匿 平台提供者担责

案例: 2018年11月10日晚上12点的钟声刚过,“吃货”潘雅欣便立即选购了不少食品。可收货后,得意地品尝某种蜜饯时,却猛然想起该蜜饯平时的价格是58元/包,而促销价却是88元/包。潘雅欣立刻联系网店,想问个究竟。因店主不知去向,潘雅欣遂要求网络交易平台的提供者赔偿,但却遭到拒绝,平台表示其非蜜饯的经营者,不应代人受过。

评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九条规定:“消费者通过网络交易平台购买食品、药品遭受损害,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不能提供食品、药品的生产者或者销售者的真实名称、地址与有效联系方式,消费者请求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承担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承担赔偿责任后,向生产者或者销售者行使追偿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食品、药品的生产者、销售者利用其平台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给消费者造成损害,消费者要求其与生产者、销售者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即当符合对应条件时,网络交易平台提供者难辞其咎。

●距离太远 可就近提起诉讼

案例: 当发现自己通过“双十一”购回的扫地机器人,并非自己所制定,且店主一口拒绝调换后,蔡琪珍决定通过诉讼讨要说法。可店主威胁蔡琪珍说,其提供的格式合同中已经写明“因为购物发生的一切诉讼,一律由网店所在地法院管辖”,故蔡琪珍只能在网店所在地法院起诉,而即使能够最终胜诉,由于路途遥远也得花去车费、住宿费、差旅费、误工工资等,最终肯定得不偿失。这项条款,让蔡琪诊打起了退堂鼓,最终不了了之。

评析: 蔡琪珍可以在自己家所在地法院就近提起诉讼。虽然《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规定:“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二十四条也指出:“经营者不得以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方式作出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或者减轻、免除其损害消费者合法权益应当承担的民事责任。格式合同、通知、声明、店堂告示等含有前款所列内容的,其内容无效。”正由于店主的目的在于规避义务、推卸责任,决定了对应条款无效。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十条表明:“以信息网络方式订立的买卖合同,通过信息网络交付标的的,以买受人住所地为合同履行地;通过其他方式交付标的的,收货地为合同履行地。”

颜东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