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法制报主办
官方微信 电子报刊 返回首页
弘扬法治文明 支撑百姓尊严
全站搜索:

抚养孩子非任何理由能免除

[时间:2019-07-10 09:35:26 稿源:法治安徽网 ]

现实生活中,当婚姻走到尽头,夫妻一方“因故”拒付子女抚养费的纠纷频发,尽管这些理由不尽相同,有的还会令人产生“听上去好有道理”的错觉,但抚养孩子是父母的法定义务,无论借口有多么“充分”,这种义务都无法免除。

对方有过错 不因此免除自己对孩子的义务

案例:李女士与任先生婚后育有一子。由于双方婚前缺乏了解,婚后经常为琐事吵架,久而久之任先生脾气上来,对李女士拳脚相加,最后双方离婚。协议离婚时,任先生表示愿意抚养儿子,但要求李女士每月支付抚养费800元。李女士满腹委屈,觉得这段婚姻已让自己伤透了心,而且离婚责任在男方,凭什么自己要给他钱?

评析:和李女士有同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然而即使夫妻一方有出轨、重婚、家庭暴力、虐待家人等重大过错,在离婚时,无过错方也只能请求赔偿,而不能因此拒绝履行对孩子的抚养义务。我国《婚姻法》第37条规定:“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在司法实践中,在两种情况下,父母一方可以不支付未成年子女的抚养费。一种是客观上无力支付,如因身体残疾、无劳动能力、经济困难等原因,确实没有能力抚养孩子。第二种是经对方同意不再支付,根据《婚姻法》的规定,离婚后,男女双方可协商决定由其中一方负担抚养、教育孩子的全部费用,免去另一方的支付义务。

抚养费可随生活费用的增加而调整

案例:2013年底,马某与妻子肖某离婚时商定:女儿文文跟随母亲生活,父亲每月负担抚育费800元。近年来随着女儿生活、学习费用的激增,母女俩的生活越来越困难。肖某多次找到马某要求增加抚育费,马某均以早有约定为由拒绝。肖某遂以女儿的名义诉至法院,要求马某每月给付抚育费1000元。法院经审理判决支持了肖某的诉讼请求。

评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18条规定:“子女要求增加抚育费有下列情形之一,父或母有给付能力的,应予支持。(1)原定抚育费数额不足以维持当地实际生活水平的;(2)因子女患病、上学,实际需要已超过原定数额的;(3)有其他正当理由应当增加的。”可见“早有约定”不能成为逃避义务的理由。本案中,法院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当地的生活水平以及对方的经济状况,酌情判定马某每月给付抚养费1000元,是合理合法的。

孩子发生“额外”费用与己有关

案例:张某与妻子刘某离婚时,7岁的女儿莹莹随母亲生活,张某每月负担抚养费400元。今年1月,莹莹患急性肾炎住院治疗20多天,新农合报销后医疗费高达2.1万元。刘某要求与张某分担女儿的医疗费时,张某以自己已组建新家庭为由予以拒绝。为此刘某起诉到法院,请求判令张某承担医疗费1万元。法院判决支持了刘某的诉讼请求。

评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21条规定:“婚姻法第21条所称‘抚养费’,包括子女生活费、教育费、医疗费等费用。”同时最高法《意见》第18条规定,因子女患病、上学,实际需要已超过原定数额的,子女可以要求增加抚养费。张某与刘某的孩子因病发生了大额医疗费用,张某平时支付的抚养费远远不够支付医疗费。因此法院判决张某承担女儿的部分医疗费用。

离婚后 一方不能擅改孩子姓名

案例:周先生与杨女士经法院调解协议离婚。双方约定,儿子随母亲生活,周先生每半月探望一次。离婚后,杨女士常以种种借口阻止周先生看望儿子,甚至在未告知周先生的情况下,擅自更改了儿子的姓名。周先生知道后,拒绝给付抚养费并愤然起诉,要求判令撤销儿子的姓名变更登记。法院在判决支持周先生诉讼请求的同时,对其拒付抚养费的做法提出了批评。

评析:《民法总则》第110条第1款明确规定:“自然人享有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婚姻自主权等权利。”姓名权包括姓名决定权、变更权和使用权三方面内容。那么,离婚后抚养孩子的一方是否可以更改子女的姓名呢?最高人民法院意见第19条规定:“父母不得因子女变更姓氏而拒付子女抚育费。父或母一方擅自将子女姓氏变更随继父或继母姓氏而引起纠纷的,应责令恢复原姓氏。”此规定体现了父母平等的亲权原则。无论是夫妻在婚姻存续期间还是离婚之后,只要父母双方健在,除非监护权因法定事由被人民法院宣告取消外,都应双方协商一致,任何一方不得擅自变更子女的姓名。本案中杨女士的做法侵犯了子女的姓名权,而周先生以此拒付抚养费的做法同样错误。另外需要明确的是,可“责令恢复原姓氏”的情形只限于孩子改为继父或继母的姓氏,如果生母在离婚后让孩子跟自己姓,法律未规定生父有要求改姓的权利。

张兆利